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8/ 11 08:18:34
來源:新華國際頭條微信公眾號

環球深壹度 | 立陶宛為何在反華道路上越走越遠

字體:

  文 | 孫萍 新華社國際部亞歐問題首席調研員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10日就中方決定召回駐立陶宛大使發表談話。

  圖為外交部藍廳。

  立陶宛近期再次沖到反華一線,同意臺灣當局在其首都維爾紐斯設立所謂“代表處”。專家認為,立陶宛高度依賴美國提供安全保障,一直走親美路線。拜登政府上臺后對中東歐國家有所冷落,立陶宛試圖通過打“臺灣牌”向拜登政府納“投名狀”,提升自身對美國的價值。由于立陶宛體量有限,影響有限,其反華操作難以影響中歐合作大局。

對華政策轉向激進

  根據外交部發言人發表的談話,近一段時間,立陶宛政府不顧中方反復交涉、曉以利害,宣布允許臺灣當局以“臺灣”名義設立“代表處”。此舉公然違背中立兩國建交公報精神,嚴重損害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中國政府對此表示堅決反對,決定召回中國駐立陶宛大使,并要求立政府召回駐中國大使。

  立陶宛位于波羅的海沿岸,人口不到300萬,面積6萬多平方公里。立陶宛曾是蘇聯加盟共和國,獨立后于2004年加入北約和歐盟。由于歷史恩怨等因素,立陶宛等波羅的海國家對俄疑懼心理突出,在安全上高度依賴美國,長期采取親美政策,對俄態度強硬。

  在中美關系發生變化前,立陶宛對華政策相對比較務實,中立關系曾長期保持穩定發展。隨著美國對華采取遏制打壓政策,立陶宛的對華政策逐漸走偏。特朗普執政期間,立陶宛開始在一些涉華問題上隨美國起舞,如支持美推出的“清潔網絡”計劃。

  2019年2月,立陶宛安全部門在報告中將中國稱為“國家安全威脅”。立陶宛總統瑙塞達2019年7月表示,不支持吸引中國投資參與克萊佩達港口的現代化建設,中國投資“可能會威脅立陶宛國家安全”。

  2020年10月,立陶宛舉行議會選舉,中右翼祖國聯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黨人黨主導的執政聯盟上臺執政,隨后立陶宛對華政策風格明顯轉向激進。拜登政府上臺執政后,打著共同價值觀等旗號拉攏歐洲等地區國家組建反華聯盟,立陶宛成為歐洲國家中的反華急先鋒。

  今年以來,立陶宛反華操作不斷。立議會2月通過有關退出中國-中東歐國家(17+1)合作機制等決議。5月20日,立議會通過決議,干涉新疆問題。隨后,立外長蘭茨貝吉斯宣布正式退出“17+1”。臺灣當局7月20日宣布,經與立陶宛方面協商后將在立首都設立“代表處”。

為何沖到反華一線

  專家認為,立陶宛在臺灣問題上的拙劣表演背后有美國的慫恿默許,其一系列反華操作都與美國有直接關系。

  這是2018年8月15日在格魯吉亞第比利斯附近的瓦賈尼軍事基地拍攝的“高貴伙伴”聯合軍演實彈射擊演練。當日,為期半個月的“高貴伙伴”年度聯合軍演在這里閉幕。來自美國、英國、德國、愛沙尼亞、法國、立陶宛、波蘭、挪威、土耳其等9個北約成員國以及格魯吉亞、烏克蘭、阿塞拜疆、亞美尼亞等4個北約“和平伙伴關系計劃”參與國的3000多名軍事人員參加了此次聯合軍演。新華社發(塔穆娜攝)

  首先,立陶宛迫于壓力完全倒向美國。拜登政府上臺以來,歐洲國家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的壓力加大。對美需求甚多的立陶宛政府選擇倒向美國,配合拜登政府推行所謂“價值觀外交”和對華進行戰略競爭。

  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趙會榮認為,中東歐國家承受著拜登政府和美國盟友越來越大的壓力,被要求減少甚至終止與中國的合作。正是由于這種壓力,立陶宛政客將中國稱為“安全威脅”。

  其次,立陶宛政府急于向拜登政府示好。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與西歐國家因軍費、貿易等問題齟齬不斷,而將重心轉向中東歐,加強在波蘭、羅馬尼亞和波羅的海三國的軍力部署,提升對中東歐的全方位支持。拜登上臺后,美國將與法德等西歐大國的協調合作作為重點,對中東歐的重視度下降,不僅未落實特朗普政府對“三海倡議”的投資承諾,還在“北溪-2”等關鍵問題上跟中東歐國家唱反調。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專家楊博文認為,中東歐國家,尤其是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視俄羅斯為心腹大患,依賴美國提供的安全保障。北約在立陶宛駐軍,多次在波羅的海地區舉行以俄為假想敵的軍演。在克里米亞入俄、烏克蘭東部持續沖突、白俄羅斯局勢動蕩等背景下,立陶宛等國愈發擔心俄羅斯恢復原蘇聯時期的勢力范圍,對美安全需求有增無減。

  專家指出,立陶宛將其外交政策與美政府利用臺海問題遏制中國的戰略重點相對接,企圖通過打“臺灣牌”提升自身在美戰略中的地位,竭力討好美國,促使美國重視其需求。

  第三,立陶宛一些政客曲解“17+1”機制,對中立合作不滿。“17+1”機制建立以來,中立貿易及投資額顯著提升,但立一些政客認為中方對立重視程度有限,在“17+1”框架下的投入偏向其他國家。此外,一些政客還炒作立陶宛對華貿易逆差。

  楊博文說,這些看法暴露立陶宛政客的短視和偏見。中國對中東歐國家一視同仁,而立陶宛對華貿易逆差與其經濟結構有關。

對中歐合作有何影響

  專家認為,立方反華行徑嚴重侵犯中國利益,極大損害中立合作。立方投機行為或許能在短期內引起美方重視,但考慮到美國將戰略重心放在印太地區、試圖穩住俄羅斯以加強對華戰略競爭,立陶宛到頭來只會得不償失

  2019年3月30日,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士兵們準備升起北約旗幟和立陶宛國旗。當日,立陶宛舉行系列活動,紀念加入北約15周年。新華社發(阿爾弗雷達斯·普里亞迪斯攝)

  中方在今年2月舉辦的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峰會上再次強調合作的務實導向。中方計劃今后5年從中東歐國家進口累計價值1700億美元以上的商品,爭取實現未來5年中國從中東歐國家的農產品進口額翻番,雙方農業貿易額增長50%。

  專家認為,中立關系對中國-中東歐國家整體合作、中歐整體合作影響不大,因為立陶宛在整體合作中的重要性有限。

  趙會榮說,鑒于其地理位置、人口、經濟和全球影響力,立陶宛退出對中國和中東歐國家合作機制的影響有限。據中國商務部數據,去年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貿易額超過1000億美元,其中與立陶宛的貿易額占比還不到2%。

  楊博文認為,中立關系趨冷對中歐關系不會產生實質影響。一是立陶宛體量有限,在歐洲聲量有限,難以影響歐洲輿論。二是歐洲其他國家與立陶宛的觀點立場不盡相同,不會輕易跟風。大多數中東歐國家在大國之間尋求平衡,無意傷害對華合作關系。三是立陶宛單方面宣布退出“17+1”、打“臺灣牌”并非中國壓力所致,而是其為獲取美支持的主動行為,因此其他國家沒有跟進的必要。

?

  監制:包爾文 閆珺巖

  編輯:王申 金正

【糾錯】 【責任編輯:朱夢娜 侯強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326824
love直播在线观看-爱love直播软件下载-爱love直播最新版本下载-带love